911色色色
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
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导航
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

◆ 先锋视频-> 日韩情色 欧美性爱 经典三级 国产精品 强奸乱伦 变态另类 制服丝袜 艳舞写真 同性同志 偷拍自拍
◆ BT核工厂-> 最新合集 亚洲无码 日本骑兵 欧美无码 三级剧情 网盘一区 网盘二区 成人动漫
◆ 情色文学-> 激情文学 校园激情 性爱技巧 淫色淫妻 意淫强奸 家庭乱伦 情色武侠 【 关 注 收 藏 本 站 】
◆ 精品色图-> 亚洲性爱 偷窥自拍 性爱自拍 欧美性爱 唯美裸女 裸模艺术 极致诱惑 明星专区 另类同人 动漫视频
◆ 在线视频-> 网友自拍 少妇人妻 中文无码 国语合集 明星热门 制服风骚 偷拍调教 长片系列 国产三级 欧美性爱

风雨红袖一

<- 情色武侠 <- 情色文学 <- 911色色色

大学时的那几夜,G点 不是一个点 是一个区域 我教你找 让她喷射,搞了妈妈搞姑姑,妻子公开的出轨。风雨红袖一,我上了幼儿园老师,【姊姊对性与我的生殖器充满好奇】,班主任的秘密,【母亲节的礼物】(奸虐妈妈)(肏入妈妈的直肠深处)。风雨红袖一,让女人也暴射的口交绝技,我的私房女友玉群。

上一页:原振侠系列——灵椅 下一页:三国演义之曹操篇全

风雨红袖一

第一章初春时节,寒意初消,细雨过后的官道上传来一串马铃声,马儿仿佛也为雨后清新湿润的空气感染,步伐更加轻巧。然而马上并非踏春的游客,也不是过路的江湖豪客,却是三个娇滴滴的大姑娘,不,应该是女侠。从她们背后的宝剑和身上的蓝色劲装可以看出,她们确实身份不凡。

为首的是一位颀长,秀美的少女,眉目之间透露出隐隐的英气,年纪却只有十七八岁,她就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红袖门掌门——无垢大师的得意弟子,名叫江鸿雁。由于她天赋甚高,已得无垢大师武功真传之七八,江湖上年轻一辈中已罕有敌手。后面两位姑娘是她师妹,瓜子脸的叫韩淑娜,圆脸的叫陶雪儿,相貌也甚美,武功虽不及她,却也不弱。正是如此,无垢大师才放心让她们出来闯荡。
说起红袖门,在江湖可算一个神秘的门派,由于红袖门只收女徒,且大都为美貌女子,对大都为男儿的江湖人来说,红袖门无疑是极大的诱惑。但诱惑归诱惑,谁也不敢有所企图。因为,红袖门的武功固然很高,但更重要的是,红袖门与很多武林世家及江湖门派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江浙南宫世家现在当家的老太君就出于红袖门,算起来还是无垢的师叔,河南五虎断门刀郑家的女主人于二娘也是红袖门的。此外如崆峒派,青城派,等大门派,威镇江北的长河镖局的首脑人物都有女眷在红袖门学艺。因此,任谁吃了豹子胆也不敢随便惹红袖门的人,打不打得过且不说。就算有武功高绝的,也不敢和这么多武林门派世家作对。
三人一路上风平浪静,并无特别之处,但头次出门的陶雪儿却特别兴奋,一路上缠着师姐问这问那,江鸿雁也是有问必答,俨然一个老江湖的样子,其实江鸿雁这也是第四次出门,头三次都是跟师姐出来的。由于红袖门常有弟子在江湖上行走,回来后都会向掌门禀告游历过程,有专人记录整理成书,里面记载了江湖中一些奇闻趣事,行规禁忌,行走江湖的经验。日积月累就成了一套江湖大百科书。江鸿雁也是读了这些书才抵挡住了陶雪儿连珠炮似的的发问。

到了一个小集镇,已是黄昏时分,三人下马打尖,拣了一家干净的客店落脚,晚饭时陶雪儿不住的吵着要喝酒,原来,她一路见到那些江湖豪客们大碗喝酒甚是痛快,架不住也想试试,店小二见势忙没口子的推荐,“小店自酿的米酒可是远近闻名啊,连县城的张大少爷那样挑剔的人物,每月也要骑马到小店喝个三回五回的。三位女客官要不要来点?”

江鸿雁本不愿饮酒,但见陶雪儿企盼之意甚殷,韩淑娜也无可无不可,就叫了一小瓶酒。一会儿,小二端着酒出来。这时,一个灰衣人匆匆向门口走去,和小二撞了个满怀,幸好小二身子也还灵活,没把酒打翻,小二两眼一瞪正要说话,那人作了个揖,赔了个小心,急急的走了。往来都是客,小二也不好做声,赶紧把酒端到三人面前。

陶雪儿最急,端起杯就往嘴里倒,没料到还没来得及咽下就全吐出来“苦的!好辣好辣!”

店小二却在一边忍俊不禁。江鸿雁也微微一笑,小孩子家到底没见过世面,米酒应当是酒类中最易入口的了(那时可没有啤酒:p)。原来,为了培养她的江湖经验,师姐们曾特地教她品尝了各种酒类。

她拈起酒杯,浅浅的啜了一口,发现味道与从前饮的米酒有点不同,醇香之外隐隐有点酸,不是新酿米酒的酸,却有点象酸梅的味道。因为女孩子家心思细密,若是象一般的江湖豪客般牛饮就很难发现。

她忙轻踢了一脚正准备饮酒的韩淑娜,压低声音说道:“小心,酒里有古怪。”
韩淑娜和陶雪儿脸色一变,准备伸手去拔背后的长剑。江鸿雁用眼神制止了她们。“先假装中计晕倒,且看是何人指使。”

于是三人假装饮酒,其实都将酒倒进衣袖里。一会儿,她们装作酒力不支,伏在桌上。

不久只听见一阵沉重的脚步声,似是朝店内走来。

“你……你们想干什么?”只听见店小二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江鸿雁偷眼望去,只见七八个个气势汹汹的手持兵刃大汉正站在门口。此时天已断黑,街上早已没什么人,就算有,见到这几个凶神恶煞的汉子也会赶紧躲起来,其中一名持大砍刀的虬髯汉子,抢上前一步,一刀将小二身边的空桌劈成两半,再看店小二早就吓得魂不附体,一泡尿撒在裤裆里了。

“我们从恶狼山下来办事的,想活命的赶快滚到一边去。”

这句话十分有效,听到“恶狼山”三个字,店小二和剩下的五名食客赶紧躲到墙角去了,掌柜的也早就躲到柜台下。

“崔九,你说的就是这几个小妞?”虬髯汉子回头问一个灰衣人,赫然就是刚才撞过小二的汉子。原来在酒中下药的就是他。

“没错,这几个小妞个个长得如花似玉。捉回去献给大王一定会有重赏。华二哥小心,点子都带着剑,好像是会家子。”

“哈哈,喝了我们的‘金风倒’就是一头牛都倒下了,不要说这几个娇滴滴的小妞。我先来看看她们是不是合大王的意。”说罢,这个华二哥就跨步来到三女的桌前。伸手去摸陶雪儿的脸。

“只有华二哥最明白大王的心意,先给华头领检查检查是最应该不过的了……”众人纷纷大拍马屁,可话音未落,只听见一声惨叫,只见他们的华头领脸色惨白,左手竟然已经齐腕被截去,若非他还有两下子,发觉不对,缩了一缩,恐怕一条膀子也给卸下来了。

刚才昏睡在桌上的三个“小妞”也已站立桌旁,柳眉倒竖,手持兵刃,杀气腾腾。刚才出手的正是坐在陶雪儿对面的江鸿雁。

众人都吓得呆了,刚才大伙只见白光一闪,他们中武功最高的华二就已受伤,连人家怎么拔剑的都没看出来。

半晌,只听见华二狂吼一声:“给我做了她们,大伙并肩子上啊。”

众人犹豫了一下,只好硬着头皮冲上去。

只听见“哎哟”声,兵器落地声不绝于耳。只片刻,恶狼山的众人就两手空空,各自带伤了。华二拿撕了片衣襟裹了了一下伤口,便举刀向江鸿雁扑去,只两合就连右手也受伤了,兵器也拿捏不住,落到地上。幸好江鸿雁手下留情,未将他右手也斩下。

“现在还想抓我们见你们大王吗?”江鸿雁笑盈盈的说,手中宝剑指向众贼。
“不敢不敢”一名山贼见机极快,“小的们本来不敢冒犯各位女侠,都是崔九这厮,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花言巧语怂恿我们,我们拗不过才来的。”

那崔九已吓得面色惨白,不敢反驳,只是不住求饶:“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三位女侠……”

“那现在带我们去见你们的大王吧。”韩淑娜笑道。

众贼只道她是出言调侃,忙不迭的说,“不敢。”

“让你们去就去,废话少说。”陶雪儿喝道。

众贼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做声。

“好,我带你们去。”华二强忍住痛说道。心中暗想,你们要去送死,可是再好不过的,大王的武艺超群,定能报我这断腕之仇。

江鸿雁岂不知他想的什么,微微一笑,“你还是在这歇着吧!”

说罢,剑鞘向他一挥,受伤的华二哪里躲得开,被拂中了昏穴,软软的倒下了。接着又连点倒数人,只留下两个看上去相貌老实的山贼带路。

天已见夜了,几人终于来到了一座山寨前,好个山寨,地势险要,后临危崖,山势高峻,只有正面有一条羊肠小路通向寨门,两名山贼正押着两个少女走在这条路上,这两个少女就是韩淑娜和陶雪儿,两手虚绑在身后,山贼说是“押送”,其实早已被点了手臂上的穴道,腰上挂的刀也成了摆设,前面的女侠只要动动手就能要了他们的命,何况后面还藏着个更厉害的,江鸿雁正在不远的暗处监视。
“开门,开门,我们带了新货来了!”一个山贼喊到。

“谁呀?是钱老蔫吗?怎么不点火把啊?”哨楼上有人答话。

“是我,天黑路滑,火把掉到山谷里了,快开门,来了新鲜的货色。”
寨门上方点起了七八盏灯笼,顿时亮了许多,楼上人仔细看到是自己人后才来开门。

“喝,好俊俏的妞,今晚得好好爽一爽了。”看门的喽罗们围了过来。
一支支粗手向女侠的秀美的脸蛋摸去……

“去死吧”,两位侠女同时动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出身后山贼的刀,刀光过处五六个喽罗哼都没哼出来就挂了。由于怕惊动他人,于是下手就毫不留情了。

“我杀人了”陶雪儿看着软倒的尸体和刀上的血滴,不禁呆了一下。

楼上望风的喽罗发现情况不对,正要敲钟示警,忽然一道青光呼啸而来,直将他穿了个透心凉,原来是江鸿雁紧急之下将配剑抛出。

“仔细找找,先解决他们的头儿。”江鸿雁说道。顺手点了两个带路山贼的昏穴。

三人潜入一座宏伟的大屋内,里面空无一人,看来是议事厅。收拾了四个巡逻的喽兵后,来到西首的长屋中,只听讲里面好像甚是热闹。

轻轻捅破窗纸往里看,顿时让三位女侠脸红到了脖子根,原来,屋里一线摆着十几张床,里面有至少三十个汉子和七个女子,全都是赤裸裸的,几个男子围着一个女子在交欢。

江鸿雁正想闭眼,突然发现那些女子竟然大都是尚未发育完成的少女,且有两个女孩还是被绑着,由于嘴里都塞着一支男根,所以只能发出呜呜的哀鸣。一个相貌清秀的少女,双脚大开被一名魁梧的汉子从背后抱在手里,她的左手和左脚,右手和右脚分别被绳子捆在一起,那大汉粗大肉棒正在少女的菊门里进出,少女被撑开的菊门里不断流出白色液体,前面也有一名汉子在少女的花芯里抽插肉棒,还有一个家伙站在床上将勃起的阳具放进姑娘的樱桃小嘴中进进出出。
“快去救她们,”她回头对师妹们说。

于是三人分别破窗而入,虽然眼前景象不堪入目,但手下却毫不留情,那些汉子们虽有心抵抗,但一来全身赤裸手无寸铁,二来武功相差太远,一下子就给杀了一大半,剩下的赶紧跪地求饶。

再看看那几个少女,早已吓呆了,双腿大开,隐秘处花瓣向两边绽开着,花芯和菊门不断溢出白色的液体,娇嫩的乳房布满指痕,全身都是粘糊糊的。
女侠们以前从未见过赤裸的男子,今日骤然看见这么多裸男裸女,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快穿上衣服,”女侠们拿起床边男子衣服叫少女们穿上,顺手也扔给了地上跪着的汉子。

看见那些女孩们最小看起来的才十四五岁,陶雪儿就气不打一处来,一剑斩下一个男子的连胸带半边肩膀,眼见不活了。

“你们这些恶魔,坏蛋……”生性单纯的她实在想不出更难听的字眼。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众贼纷纷大磕其头。

安抚了受害少女后,江鸿雁从她们口中得知了原委:这些少女都是被恶狼山的山贼抢来的,方圆百里之内都是恶狼山的势力范围,在当地为所欲为,百姓深受荼毒,贼首生性残暴好淫,只要打听到哪里女子有几分姿色定会派人抢上山来。附近州县的官兵也打算来围剿,但自从知府的宝贝儿子被这些贼人绑架过一次后,就再也没有人敢管了。附近有钱一点的人都纷纷迁移到外地去了,只剩下穷苦的老百姓。这几个少女都是穷人家的孩子,三天前被虏上山来,她们中最有姿色的被首领占有了,剩下的赏给了手下进行“开苞教育”,一直被蹂躏到现在。奸淫她们的人已经换了好几轮了……

听到这里,女侠们更加义愤填膺,江鸿雁她们举剑又各杀了好几人,杀到最后一人时,那人支支吾吾说道:“各位女侠,我把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们,求求你了饶小的狗命。”说完如捣蒜般磕头。

江鸿雁问明了首领所住的房间和山寨的情况,原来,山寨共有一八○余人,东屋还有八十多人,后山也有五十多人,专门看守虏来的女子和抢来的金银财宝。
“你们那恶贼头的武功如何?”江鸿雁问到“很~很厉害,他可以~可以一次拍碎二十块红砖,”那人结结巴巴说道“不过比众女侠可差远了。”

“原来是铁砂掌之类的硬功。”江鸿雁自言自语道,红袖门轻灵的功夫正是这类笨功夫的克星。

“你死罪可免,活罪难逃,留下两只手吧。”剑光闪处,血光飞溅……
(笔者按:此时侠女们已经开始大开杀界,有人一定要问,为什么初出江湖的少女为什么会下手这么毒辣,其实本文开始时,少女们下手还是有分寸的,酒店里的几个山贼就只点了穴道。但后来见到贼人如此惨无人道,凌虐弱女,自然芳心恼怒,杀意顿生,加上红袖门本来疾恶如仇,对邪佞之人从不手软,因此下手自然很重了,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将众少女安排到偏僻的小房间躲起来后,她们朝首领的房间摸去,那恶贼并不在里面,只有一个奄奄一息的少女,被绑在一个门形的木架上。两手双脚被铁环固定挂在木架的两个上角上,身体被极度的折叠起来,私处和菊门一览无余,少女的肛门里居然插着一根成人小臂粗的木棍,外面还留有一尺多,不知道里面还有多长。不知为何少女的肚子鼓鼓的,象怀孕了五六个月。少女的大阴唇上被钻了两个环,用两条细铁链连着,将花瓣拉开到极限,固定在木架的两边;姑娘柔嫩的阴蒂上竟然也有一个环,一根细链穿过小环,分别系在姑娘的乳头环上。由于细链很短,绷的很紧,将可怜的少女的肉芽和乳头扯得老长;恰堪一握的一对乳房上还胡乱插了几根缝被褥用的长钢针;少女的舌头也被拉出,用一双绑在一起的筷子夹住,无法缩回,也发不出什么声音。

只见江鸿雁一剑向那少女砍去,“师姐!”陶雪儿和韩淑娜几乎同时惊呼出来。

“嗤嗤”几声轻响,少女身上的环和链以及筷子都被斩断,丝毫没有伤到她。
“快看看有没有救。”江鸿雁吩咐两个师妹。

她们将少女放下来,拔出少女菊门的木棍,一股酸臭的黄水从少女的肛门喷射而出,险些溅到韩淑娜身上,少女的直肠里竟被灌了大量的醋!由于被折磨得太久,喂了她一些安神的药后就沉沉的睡去了。

三人商量一下,决定到后山去看看,寻找那个恶魔匪首,顺便救出其他的女子。

收拾了洞口的两个守卫后,她们潜入后山了阴森黑暗的山洞,这是一个天生的溶洞,每隔二十步有一盏昏暗的油灯,到处是倒垂的石钟乳和竖直的石笋,也极易躲藏。听说这里面有五十多人,她们也不敢大意,小心翼翼的探向洞里,又抓住了一个巡逻的山贼,问明了囚室和藏宝库的位置,一剑结果了。继续向囚室走去,不多久,忽见光线渐亮,前面有人声,三人在石柱后藏身,向里张望:前面是个稍阔的石室,四方各有一盏油灯,还插着几束火把,照得通明透亮,一个长得凶神恶煞的全身赤裸的汉子,正在折磨一个裸体女子,那个女子双脚被盘膝绑起来,被放在一个三尺高的石笋上,那石笋尖端已经深深插入姑娘的下体中,由于没有着力的地方,石笋还在继续缓慢插入,鲜血从姑娘的私处流到石笋上。一道绳子横勒入那女子的口中,并在后脑打个结,使她只能低声呜呜的哀鸣,绳子延伸到胸部,将姑娘的乳房突出的绑起来。恶脸汉子还在用大手磋揉姑娘的玉乳,女子的挣扎只能使石笋插入得更深。后面还站着三个赤裸汉子,正淫邪的笑着,胯下的肉棒垂着头,还滴答滴答的淌着液体,显然刚办过事。

陶雪儿柳眉一蹙,一怒之下,正要冲出,被江鸿雁一把拉住,并向右边使了个眼色,陶雪儿向右一瞧,原来右边还有一张木门,里面隐约还有声音传出,她顿时明白了:如果惊动了里面的敌人,一股脑儿冲出来,这里地方狭窄,不利于施展轻功,人多恐难躲闪。

只见江鸿雁从镖囊取出两只柳叶镖,陶韩二人顿时醒悟,各自取出一只镖来,确定目标后,四镖齐发,正中敌人咽喉,四个贼人几乎同时栽倒,挣扎几下就不动了。三人急忙奔过去将姑娘救下来。

将救来的女孩藏在暗处后,三人躲到木门后面,由于门是虚掩的,从门缝里可以看见里面的情形,三人往里一瞧,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里面活脱脱的是一个人间地狱:这间石室比外面的大得多,石室里放了各式各样稀奇古怪的刑具,有各种形状的木架,皮鞭,铁链,木马,烧红的火炉,还有很多不知名字的器械,里面有十来个赤裸的少女正遭到一群大汉的残酷折磨。一名少女四肢被铁链紧紧锁住,身体被水平拉成大字形,面部超上,两个大汉竟然把整个拳头分别塞进女孩的小穴和菊门,女孩可怜的器官早以被撕裂,鲜血不断流到地下,姑娘的惨叫和大汉们的狞笑交织在一起,女孩美丽的脸也因极度的痛苦而扭曲,或许她从未想像过竟有如此的人间惨剧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个长发的女孩被绑在一个十字的木架上,木架的中段雕有一根突出的如男人阳具的部分,深深的插入女孩的私处,女孩的脚趾勉强着地,大部分身体的重量竟然在那根木雕阳具上,不止如此,她的玉乳根部套着一副奇怪的木枷,两个肌肉虬起的大汉正在拔河般的拉扯木枷上的绳子,木枷不断的收紧,将女孩的乳房挤压成青紫色,由于女孩嘴里含着一个带孔的木球,发不出声,只能痛苦的甩头,长发随之飘舞……

一个少女四肢被固定在大字形的木架上,一个大汉蹲在她身下,拿着一个秤砣往姑娘的下体上挂,原来两根细绳穿透了姑娘的阴唇打了个结,大汉正拿带有木钩的秤砣往上挂,秤砣的增加将少女的阴唇越拉越长,每边四个秤砣后,少女柔嫩的秘唇几乎要被扯断了,乳头也被线穿透,每个乳房上挂了两个秤砣,将女孩的乳头拉得两寸长……

其他的姑娘有的被带刺的皮鞭抽打,浑身血肉模糊;有的在木马上煎熬,粗大的木制阳具轮流进出姑娘的两穴;有的肚子鼓鼓的,不知被灌了什么东西,大汉们轮流殴打她的肚子,姑娘被打得大小便失禁……这里简直就是地狱。

在阴暗的一角,还有一个“人形”的“东西”,绑在钟乳柱上。仔细一看,竟也是一个长发散乱的少女,只是她的四肢都被齐根截去,四肢只留下光秃秃的突起。两个汉子走过来,其中一个手中提着一个罐子,“到时间了。”说完用一只大手抓住那女子左乳用力挤压,一只手将罐子捧到乳房下,少女的乳房异常的发达,那手虽大也抓不到一半,在大力挤压下,白色的乳汁喷射到罐子里。另一个汉子也没闲着,掏出肉棒,插入那女子毫无屏蔽的花芯,大力抽插起来,还顺便叼起姑娘的另一只葡萄似的乳头吸吮起来。可怜的少女四肢全失,完全成了泄欲的工具。

三位侠女看到这里,哪还忍得下去,一脚踹开大门,剑光急闪,就有三人死于剑下,其他贼人醒悟过来,纷纷抄起武器,依仗人多拥了上来。三人指东打西,剑走轻灵,一会儿又杀掉一大半,剩下的人见势不妙连忙夺路而逃,三人恨极这些恶人,赶上一一杀死。

猜你喜欢

:| 慢慢接受 | 【医院奇遇】作者:不详 | 【一个大姐变成两位熟女】【短篇】【作者:2416775395】 | 【老婆怀孕后】【完】 | 公车上滴姐姐 | 邻居大学生 | 决定做爱时间长短的一个被人忽视的因素 | 【班上春色之奴隶老师】【作者:不详】【完】 | 美丽的野兽 | 【今生无缘,来世再续】【短篇】【bourne85】 |
正 在 载 入 中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911AAA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