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色色色
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
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导航
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

◆ 先锋视频-> 日韩情色 欧美性爱 经典三级 国产精品 强奸乱伦 变态另类 制服丝袜 艳舞写真 同性同志 偷拍自拍
◆ BT核工厂-> 最新合集 亚洲无码 日本骑兵 欧美无码 三级剧情 网盘一区 网盘二区 成人动漫
◆ 情色文学-> 激情文学 校园激情 性爱技巧 淫色淫妻 意淫强奸 家庭乱伦 情色武侠 【 关 注 收 藏 本 站 】
◆ 精品色图-> 亚洲性爱 偷窥自拍 性爱自拍 欧美性爱 唯美裸女 裸模艺术 极致诱惑 明星专区 另类同人 动漫视频
◆ 在线视频-> 网友自拍 少妇人妻 中文无码 国语合集 明星热门 制服风骚 偷拍调教 长片系列 国产三级 欧美性爱

【幻灭】(第一章天)作者:ccav10

<- 情色武侠 <- 情色文学 <- 911色色色

女人在性爱中呻吟的禁忌,这个女孩有点淫,性爱的五大场地,【我的初吻给了表姐的唇】。【幻灭】(第一章天)作者:ccav10,银耀之女武神陷落篇,车间同事的激情,详细教你算安全期,老年性交体位。【幻灭】(第一章天)作者:ccav10,【孝】【hahabmy】,论“持久”战。

上一页:【苏妲己的封神路】(1-4)作者:qq1119815397 下一页:【都市玄幻 欲之沉沦】(19)作者:p474400487

【幻灭】(第一章天)作者:ccav10

字数:5716

  天鬼山脉,是位于斐落帝国境内的一座魔兽遍布、充满危险的山脉,人迹罕至,离他最近的一座城市是天鬼城,就是以战灵的实力一路不眠不休飞奔过来也要三天最起码.

  虽然这里充满了危险,但也正是危险与机遇的并存的宝地,这里盛产的各类魔石和种类繁多的名贵药材还是吸引无数宝藏猎人来这寻宝,甚至在他们看来连那可怕的魔兽本身也算的上是一种另类的会移动的宝藏。

  天鬼山脉里有大大小小各种种族聚居的魔兽家族在这里生存,也有的孤单一个在这里闯荡,无论是什么地方,都信奉一句至理名言,实力为尊,尤其是在这些凶残成性,毫无道理可讲的魔兽眼中,谁的拳头够硬谁的话就有道理。

  而其中该数那七星蠍魔兽家族的势力最为强大,可以说是这天鬼山脉的头把交椅,其他弱小的魔兽看见了他们都得躲得远远地,遇见了他们要是没缺胳膊断腿的回去都得烧高香了。

  此刻却有一个少年竟敢在这老虎头上捋胡须,青翠浓郁、参天古树遍布的树林里一道人影在林间飞快穿梭,后面破衣风响又是几道人影飞闪而过,似乎是在追那位少年。

  「没想到这小子的身法这么快。」

  「哼!抓到以后看我不把他的两根腿骨一寸一寸地捏碎,再看他如何蹦跳,竟敢抢我们七星蠍族的东西,活腻了。」

  在后面追赶的这几道人影原来是七星蠍族的族人,说话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壮汉,形貌与普通人类无异,只是眉心处隐有三颗紫色星芒闪动,看起来妖异无比。

  听其谈话显然是自家的东西被那少年强夺而去,这恐怕还是在这天鬼山脉里破天荒头一遭的大事,谁敢惹他们这群凶神恶煞。

  「闻也,往右边跑,那里可以摆脱他们。」

  在少年的头发上传来一道微不可闻的声音,如果不是离的非常近恐怕是听不到的,而即使寻常人听到了,也不会在意,因为在他们耳中这就和一般的昆虫鸣叫没什么两样。

  「你确定?被追上就死了。」

  「我什么时候出过错,信不信由你,哼。」

  「你还没出过错,上次不是你,会被那帮蛊愚兽发现. 」

  虽然嘴里争吵不休,但那叫闻也的少年脚下还是改变了方向往树林右边奔去。
  天鬼山脉本来就是魔兽遍地,像闻也这样大摇大摆地横冲直撞自然惹起了不少魔兽的注意,本想上前拦截问个究竟,但感受到其身后好几道强横气息的压迫时就打消了这个念头,魔兽虽然寿命比普通人类要悠久得多,但修炼速度却是缓慢了不少,但无论是多么弱小的魔兽对于危险似乎都有一种与生俱来的感知,往往能趋吉避凶。

  鹿瀑沼泽是天鬼山脉的一处禁地,别说是那些要钱不要命的赏金猎人不敢进来,就是实力像七星蠍族这么强横的魔兽家族也不会轻易到这里来,该因此处住着一头绝世凶兽,但要问起来却没人知道到底是什么凶兽,只是据一些魔兽家族的古籍中有寥寥数语对此地的描述,最后还会以红色符文特别标注,绝不可入。
  所以这鹿瀑沼泽在天鬼山脉中的危险和神秘也是出了名的,而闻也他们奔去的方向正是这鹿瀑沼泽的所在,「老大,该怎么办,这小子看样子是要往鹿瀑沼泽方向逃跑,我们还追不追?」

  身后的那几名七星蠍族的族人似乎对闻也有特殊感应似的,虽然双方距离不小,但他们一下就感应到闻也所要奔逃的方向,这天鬼森林里再没有谁比他们这群魔兽更熟悉环境的了,也同时更清楚哪里有危险的了。

  闻言,领头的那位七星蠍族人面露难色,又旋即脸色变了几变,终于做下决定,「这次护送的东西事关重大,如果拿不回来,回去也是没命,这鹿瀑沼泽这么多年没有动静,难保传言有误,我们便闯它一闯,横竖是个死。」

  其余族人听了咬了咬牙,出声应喝,「哼,别让我在里面逮住他,否则定要把他碎骨抽筋不可!」

  随后又再加快速度追赶过去。

  闻也站在离这鹿瀑沼泽最近的一颗大树的树枝上放眼望去,目光所及之处全是腥臭沾黏的猩红色的沼泽,方圆百里恐怕都是这样的情况,连其他多余的任何东西都没有,完全是一片红色泥沼的世界,「你看吧,还说自己可信,你自己看,这可怎么办,死路一条,那群笨蠍子马上就要追上来了,咱俩一块死吧。」
  闻也无力歎息道,「哼,你竟敢侮辱我贝贝的智商和天赋,那你就等死好了,反正我到时候一躲,谁发现的了我。」

  闻也头发上的那只叫贝贝的小昆虫生气地和他拌着嘴,看情形一点也不担心马上就要追赶来的七星蠍兽,「你难道有办法,快说,迟了就没命了。」

  「哼!」

  「好了,是我错了,贝贝大人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别和我一般见识,嘿嘿,到底有什么逃命的妙招。」

  闻也不过是十三四岁的少年人,拿得起放得下,也不在乎说这几句软话,贝贝听完闻也的恳求,清咳几声才吐露机密,「这鹿瀑沼泽寻常人,不,就是那些臭蠍子来了也是没办法进去的,四周除了泥沼还是泥沼,连个借力跳跃的地方都没有,除非是能飞过去。」

  「飞过去!那不是要至少战王的实力,我一个大战师哪有办法,你个臭虫子在耍我!」

  一听到至少要战王阶级才能飞越这鹿瀑沼泽时,闻也恨不得活活捏死头发上这只可恶的虫子,这回可被他害死了。

  「急什么!我话还没说完那,就算是战王阶级的实力也是过不去这鹿瀑沼泽的。」

  「战王都过不去,你没开玩笑吧。」

  「谁有心情和你开玩笑,你看见这红色的泥沼了吗?」

  闻也看了看这不同寻常的猩红色泥沼,不断地鼓起气来,吹起一个气泡又随即破灭迸出点点沼泥,点了点头.

  「这可不是一般的泥沼,而是有一位拥有大能力的高人在这布置了阵法,使这泥沼有极强的吸引力,谁要是妄想从上面飞过去就会被拉扯到下面的泥沼中去,这泥沼中含满七八种混杂而成的剧毒,就算战王,也是触之即死。」

  「那可怎么办啊,连飞都飞不过去,你就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眼看着身后的几个黑点越变越大,越来越近,闻也心中不住惊慌起来,「没出息的东西,几只蠍子就吓成这样,这要是……哼,这泥沼对别人而言当然是束手无策,但我是谁,听我指挥,按我说的路线跑过去就是了。」

  贝贝一脸轻松地说道,「跑过去,我没听错吧,掉下去怎么吧。」

  刚才不知道还好,现在知道了这泥沼原来含满剧毒,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信不信由你,自己看着办吧。」

  身后的人影已经越来越近,顺着风声都能听到若有若无的咒骂声,闻也狠狠地咬了咬牙把心一横,「走!」。

  却没看见头发上的贝贝闻言露出了一个如释重负的表情,其实刚才他也在担心闻也是否会犹豫不决而被那群魔兽追上。

  贝贝在头发上指挥若定,闻也则精神紧绷一个字也不敢听错,当他抱着孤注一掷地心态踏上那块泥沼的时候,发现下面竟然有如实质,像踩在木板上一样,只是会有轻微的浮动,一步成功后面的胆子自然就大了起来,奔跑的速度也明显加快。

  当七星蠍族的那几个族人来到刚刚闻也踏着的那棵大树上时,只能见到他那瘦小的身影在猩红泥沼中飞奔,一个个都快要把眼珠子看得掉出来了,这被族里长辈告诫万不可踏入的险地竟然任凭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在里面放肆飞奔,像是在逛自己家的后花园一样。

  远处的闻也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身后传来的那一阵阵的怒火,停在一块泥沼上回头冲着那群七星蠍兽招了招手,极尽嘲讽之意,又继续往前方泥沼跑去。
  这原来因闻也的犹豫而被追赶上的距离正不断地一步一步被拉大,至他们已经看不清文一的身影只能看到远处一个黑点为止。

  「见鬼了,这小子怎么能在这沼泽上飞奔,我是不是眼花了,还是这泥沼其实就是个假的摆设. 」

  其中一名七星蠍兽惊呼道,为首的那位七星蠍兽双目寒芒一闪,出手迅速在那名族人身上连点几下,封住了他体内的战气运转,再狠狠一脚将他踢出,只见那名族人像一颗炮弹似的飞往沼泽中,身体刚一触碰到泥沼就开始消融,露出森森白骨,还未待他发出一声惨叫就已经被淹没在泥沼中,屍骨无存。

  这为首的七星蠍兽出手迅速,一旁的其他族人还未反应过来时,惨剧已经发生在他们眼前,再望向他时,眼内不自觉地露出恐惧。

  那名被称为老大的七星蠍兽对刚才发生的那一切似乎没瞧见似的,只在那名族人肉身被消融时放大了下瞳孔,随后低头沈思起来,最后目露厉色,在胸前结了个玄奥的手势,几滴精血从指尖逼出,漂浮空中,手势再变又接着变了三个手势,那几滴精血精芒大盛,往泥沼飞去,赫然是刚才闻也踏过的路线。

  「走!」,听其声音似乎与人大战了一场,身体虚弱了很多。

  在不知飞奔了多久后,闻也才看到了那与无边红沼不同的一抹绿色草地,再次踏上这实实在在的土地,闻也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贪婪地呼吸着这带着绿草、泥土味的空气,神经瞬间放松下来,仰倒在草地上。

  刚才在沼泽中的旅程他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忘,好几次因为疲惫不堪听错了指示,差点就要踩下那致命的泥沼时幸亏有贝贝及时出声制止才没有酿成大祸,此刻的他只想这么好好地睡上一觉,天塌下来都不想管了。

  「快起来,我们还没摆脱危险那。」

  贝贝的声音在耳际响起,「什么!难道那群蠍子追过来了,他们也知道路线吗?」

  「哼,你以为他们是我啊,就算是他们族里的那群老妖怪也未必会知道这鹿瀑沼泽的进入方法,否则早派人进来把这搜刮一空了。」

  「搜刮一空?难道这里有什么宝贝吗?」

  一想到贝贝话里的言外之意,闻也的疲倦顿消,贝贝从头发上飞了下来到了闻也的鼻梁上,鄙夷地看了他一眼,「就知道宝贝,小心贪心不足自招恶果,这刚得了个宝贝还不知足那。」

  一想到贝贝所说的那件刚得的宝贝,闻也得意地笑了笑,意念一动,从手指的纳戒中飞出一物,拿在手里.

  「好不容易才得到的,为了它差点就被那群蠍子活剥了,不过也值了。」
  闻也细细地打量着手中的宝物,是一尊雕刻着半人半兽的石雕,说是石雕也不准确,这雕塑的质地似石非石,似玉非玉,又不是金属,触手又忽冷忽热的,奇异非常。

  再仔细看那雕刻的兽人,尾部竟然是一根蠍尾大钳,上半部的人像眉心处有七颗星印成品字形排列,忽明忽暗地闪烁不停,和那冷热变化竟然保持同一步调。
  「我也是第一次见到,没想到和那远古图卷中所描述的丝毫不差。」

  贝贝直直地盯着那尊石雕,目露炽热神色,「你还没说那,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用处,命都不要了都要去抢这个。」

  贝贝激动过后回複平静,「小子,多学着点吧,这可是那七星蠍族的镇族之宝,七星破厄灵尊像,拿到外界去可是会引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抢夺大战,要不是凭着这么点运气,就你的实力连当炮灰都没资格。」

  乖乖,没想到这么一尊破石雕竟然是如此无价的宝物,刚开始发现这东西的时候贝贝并没有和闻也细说宝物的来历,只是照他说的偷袭抢夺,自己已经尽量把这东西往高了估,也没想到连自己这八阶大战师的实力还不够当炮灰的。
 要知道凭闻也的天赋年龄加上现在所拥有的实力即使是自己家族的那座斯普
  城也是排名前十的高手了,一念至此,忍不住砸吧咂嘴。

  旋即又回忆起数个月前所发生的灭门惨案,激动的握着石雕的手不禁用上了力,这一切都被贝贝瞧着眼里,歎了口气。

  「我知道你现在心急回去报仇,但你别忘了,人家可是有三名九阶大战师实力的长老,更别提那后面的族长了,所以在你实力没有突破战灵之前绝不能轻举妄动。」

  闻也重重地点了点头,这同等阶级光是一阶的差距,实力就已经差好多,更别说差了一级的实力了,现在回去跟送死没两样。

  「我知道了,我绝不会这么轻易去送死的,我要他们付出代价. 」

  「你能这么想就好。」

  贝贝欣慰地看着他,当初会选择闻也作为宿主也是看中他那与年龄不符的成熟心智和杀伐果断的胆识,虽然最重要的还是这么多年来只有他一个人能听懂自己的说话,其他人只是当作一般的虫子鸣叫。

  「那现在是怎么办,这东西是要怎么使用,看样子也吃不了吧,这么硬。」
  闻言,贝贝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这东西可是有些年头了,至少从那远古图卷上的时间来看,至少也有近万年的历史了,恐怕就是那七星蠍族里的一些老不死也不大清楚这东西的来历和用法,嘿,说的也是,否则哪能像现在这样保存完好。」

  贝贝确实所料不差,这七星破厄灵尊在七星蠍族里虽然有至高无上的代表象征,但也只是作为一种权力的象征一直被供奉着,并没有人知道这灵尊到底有何玄机,只是知道一直是从很久以前就开始传下来的,七星蠍族里也不乏实力高强、智慧超群的能人,他们曾经试过多种办法探测这灵尊的奥秘,都是徒劳无功。
  一来,像这种天地异物要开启它的方法怎会如此简单,二来,族人对它心存敬畏,一些极端的方法也不敢轻易尝试。

  「这么说来,你知道这东西该怎么使用喽?」

  「哼,我要不知道,叫你抢它干嘛,找死啊,以你现在的实力惹出那些老不死来,连渣都不剩。」

  「那你快说,急死我了。」

  贝贝戏谑地看了一眼闻也,「首先,去找一头七阶魔兽的精血来,再需要去找到寒夜灵泉的泉水和炎融古树的树叶进行搭配,这才有希望将宝物从这石像中提取出来。」

  听罢,闻也像一尊不会动的石像一样呆呆地愣在那里,回过神来随即破口大骂,「你他娘的耍本少爷吗?七阶魔兽的精血,还寒夜灵泉、炎融古树,你怎么不叫我去找战圣骨髓更直接。」

  贝贝用那只称不上的手的爪子摸了摸下巴点了点头,「你说的也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

  眼看着闻也马上又要开始新一轮的爆发了,才悠悠说道,「好了,不耍你了,但我刚才所说那些材料却是千真万确,图卷是有清楚记载的,这可不是和你开玩笑,如果这么容易打开取宝,那轮得到你。」

  闻也回複冷静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只是被刚才那一个个材料的名字吓得失去了理智,七阶魔兽恐怕就是在这天鬼山脉中不是第一也是第二的存在了,还想拿人精血,无异于找死。

  至于寒夜灵泉更是听都没听过,但那炎融古树倒是在一本古籍中看到只言片语的介绍,是一棵上古奇树,生长于极炎之地,那地方就是战王进去了,不出一时三刻也会融化成一滩血水,然后再被蒸发掉,再说像这种上古奇树肯定有异兽守护,想要取它树叶,更是难上加难.

  由此想来那寒夜灵泉肯定也不是什么普通货色,一念至此,任谁都会失去理智,刚才差点丢了性命才抢到的宝物,竟然是得物无所用,还惹下了这山脉中势力庞大的魔兽家族,弄不好还会被追杀的节奏。

  「嘿,你现在自然是没法弄到这些东西,但我们可以想办法用其他方法先从这石像中取得一些其他好处,像这样的天材异宝可以说浑身都是妙用,不会亏了你的,走吧。」

  顿时,闻也眼中又燃起希望。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一叶怀秋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猜你喜欢

:| 大奶室友女友 | 与人妻3P | [在巴士做爱的后果]作者:不详 | 提升男人性能力的3种性爱姿势技巧 | 【白领的悲哀】(办公室妻子的悲哀)(天真的妻子) | 公主出嫁a | 捆绑婠婠 | 邻居清纯的娇小人妻小兰1-15 | 幽灵邪教 | 我上了小姨子的同学 |
正 在 载 入 中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911AAA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