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色色色
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
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导航
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

◆ 先锋视频-> 日韩情色 欧美性爱 经典三级 国产精品 强奸乱伦 变态另类 制服丝袜 艳舞写真 同性同志 偷拍自拍
◆ BT核工厂-> 最新合集 亚洲无码 日本骑兵 欧美无码 三级剧情 网盘一区 网盘二区 成人动漫
◆ 情色文学-> 激情文学 校园激情 性爱技巧 淫色淫妻 意淫强奸 家庭乱伦 情色武侠 【 关 注 收 藏 本 站 】
◆ 精品色图-> 亚洲性爱 偷窥自拍 性爱自拍 欧美性爱 唯美裸女 裸模艺术 极致诱惑 明星专区 另类同人 动漫视频
◆ 在线视频-> 网友自拍 少妇人妻 中文无码 国语合集 明星热门 制服风骚 偷拍调教 长片系列 国产三级 欧美性爱

【梦回武唐19】作者:sky08(九十九夜)

<- 情色武侠 <- 情色文学 <- 911色色色

让任何女人都受不了的性技巧,【强奸黄奕】(图文)作者:不详,【母亲的疑惑】作者:不详,丈母娘【完】。【梦回武唐19】作者:sky08(九十九夜),爆乳冤家,【甜歌星杨钰莹情陷红楼】(远华案情色畅想录终结篇)作者:不详,口交有依赖性吗,我的同学外传作者蕃薯。【梦回武唐19】作者:sky08(九十九夜),30招式,招招给力的性技巧,【情色校园】(1-2)作者:不详。

上一页:【龙血沸腾】(01-17)作者:Mr.Go 下一页:【塚鬼袶】(1-14 )作者:白纸 {13/07/29更新}

【梦回武唐19】作者:sky08(九十九夜)

字数:1.1万



            一、穿越、姨母、学艺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床上,自己身处一间古色古香的房间里,「咦,这是哪里?我不是被人杀了吗?」我叫李隆业,是一间投行的王牌,不过就是有个缺点,就是好色,还色胆包天,不但把上司的美熟女老婆给上了,还把人家的女儿抱上床,母女同床共欢,结果被上司发现了,拿水果刀一刀插入背后……

  「太好了,业儿你终于醒了?姐姐保佑,实在是太好了。」这时,我才发现,坐在我的床边,还有一个女人,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美丽女人,正想张嘴说话,突然脑子一疼,好像有好多东西涌入自己的脑袋,要把脑子给胀开了似的。
  竟然是一个个画面,一个个片段,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竟然是穿越了?!而穿越的对象,竟然是唐玄宗李隆基的弟弟,李隆业,而现在,还只是万岁元年的秋天(695年),自己才八岁,老爹李旦被贬为皇嗣,自己被改封为中山郡王,眼前的这个美少妇,是自己生母的亲妹妹王芳媚,也是自己的养母,自己的生母早逝,是由姨母王芳媚养大的。

  既来之则安之,既然上天要我来到这里,不好好走一回才不悔人生啊,武唐的美女,我发誓要征服你们!一念至此,我向面前的王芳媚露出一个笑容:「我没事了,姨母,辛苦你了。」

  王芳媚作为父王的贤妃,却没有生养,而我作为姐姐的唯一后代,当然是对我照顾得无微不至,宠爱万分,看到我对她的感谢,立刻眉开眼笑:「我是你的姨母,照顾你是应该的,你刚刚才醒过来,肚子一定很饿了,你等一下,我拿些粥给你。」说完,就急匆匆地离开了。

  趁着她离开的这段时间,我再重新整理一下思路,这是我一贯以来的习惯,整理好思路再确定实行计划。不知道过了多久,王芳媚拿着一碗粥走了进来:「来,吃点肉糜,吃完之后休息一下,我再叫大夫来看看你。」说着舀起一勺子肉粥,送到我的嘴边。上辈子我的母亲操劳了一生,却在与我吃完用我的第一份工资所支付的晚餐之后,安详地躺在家里的床上去世了,而父亲就因为缉拿罪犯被枪杀。现在王芳媚的行为,触动了我心灵中最深处的那根弦,我心中发誓,这辈子无论如何,我都要让眼前的这位美少妇幸福,无论是以养子的身份,还是以男人的身份。

  「怎么了?不喜欢吃吗?」王芳媚见我呆呆地看着她,不解地问。

  「不是,姨母给我吃的东西都好吃,姨母,等业儿长大之后,一定会让姨母幸福的。」

  王芳媚楞了一下,满脸笑容地说:「傻孩子,姨母什么都不求,只求业儿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地长大就好,来,快吃,再不吃这粥就冷了。」

  我醒来之后的几天,父王,哥哥们都来看望过我,不过他们都是来呆了一会就离开了,只有姨母一直在我身边陪着我,让我享尽美妇人带给我的温暖。还有一件让我有点哭笑不得,就是我发现自己胯下的鸡巴有点大,才八岁的身体,那肉棒就已经有七、八公分了,还是完全下垂的状态就有的长度。每天晚上,我都抱着王芳媚那芳香宜人的肉体进入梦乡,有时候真的就想这样一辈子下去,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当我醒来半个月后,平静的生活就被一位不速之客打破了。
  这位不速之客,竟然是大唐的神相师袁天罡,他是当今圣上武媚娘眼前的红人,不但相术超凡,而且武功高深,他登门拜访,便直奔主题,「请中山郡王殿下出来一见。」在全家人满脸疑惑之下,我被王芳媚牵着手从内室带到会客室。
  袁天罡先是请其他人离开了会客室,然后认真地看了我跟王芳媚一会,意味深长地笑着说:「殿下身具九阳之体,乃是天降奇才,以后两位将贵不可言。」
  这一言却把我跟王芳媚吓了一跳,要知道现在武媚娘很忌讳李唐皇族再出什么幺蛾子,袁天罡这么一说,就是把我跟姨母两人推往火坑啊。

  我腾地站起来,挡住被吓呆了的王芳媚,对袁天罡怒目而视:「我跟姨母与袁先生无仇无怨,为什么袁先生要这样陷害我们两人?」

  「哈哈哈哈,殿下果然是聪明伶俐,这么快就反应过来,还如此孝顺对待贤妃娘娘,以后贤妃娘娘好福气啊。」袁天罡看着我,满脸笑意地说,「殿下莫急,待贫道好好解释,半个月前贫道夜观星象,发现星位有变,而又推算出新星之处,今日上门拜访,却又发现殿下不知何故激活了沉睡的九阳之体,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请殿下放心,贫道不会在外面胡言乱语的,但是,贫道需要殿下答应贫道一件事情。」

  听到袁天罡这样说,我半信半疑地问:「到底是什么事情?」

  「你需要跟随贫道,离开这里,学文习武六年,待到时机成熟再回来。」袁天罡提出了这个要求。

  「不行!」「不行!」我与王芳媚同时反对。

  「那保守秘密的事……」这个可恶的道士这时又拿这事来说。

  「那,那妾身也跟着去照顾隆业可行?」这时姨母提出一个建议。

  「就是,姨母可以跟着来吗?」

  「王妃也不能来。」还是拒绝。「不过请王妃放心,贫道保证,必定会将一个成才的殿下归还给王妃的。」

  「这……」王芳媚迟疑了。

  这时袁天罡又在我耳边小声地说道:「该是你的还是你的,放心吧。」
  我心中一惊,好可怕的道士,竟然看出了我对王芳媚的觊觎,迫于这样的压力,我只好说:「我答应你,六年就六年。」

  「业儿……」

  「姨母,您就放心好了,请您好好在家,等业儿回来。」

  「业儿……」王芳媚已经泪流满面了……

  从头到尾,袁天罡也只是问了我跟王芳媚的意见,至于父王和哥哥们,他们现在犹如惊弓之鸟,还哪敢说什么,也忙不迭地答应了,于是,我就很快整理好行李,三步一回头,看着哭成泪人的王芳媚,离开了家里。

  此时袁天罡那可恶的声音又响起:「殿下今年才八岁,就算得到了,又能如何?等你回来之后,才会给王妃娘娘带来幸福的。」说完,扬长而去,我咬咬牙,追了上去……

  离家一旬之后,走走停停,我被袁天罡带到了终南山深处,这里竟然有一处山谷,谷中就是袁天罡修道的地方。「这座山的周围,我已经布下大阵,没有我带路,谁也进不来也出不去,殿下就好好地在这里修习吧。」

  好吧,最后一丝希望也破灭了,那就好好干吧,我虽然好色无比,但是如果环境允许,我专注工作所展现的那份爆发力可是非常厉害的。

  袁天罡从洞府中拿出一本书,放到我手上,嘱咐我说:「这是《龙象阳炎经》,只有『九阳之体』的男性才能学习,连我都学不了,你这几年,就是要学习这门神功。」他顿了一下,又说:「《龙象阳炎经》分为上下两部,上部主要是个人修行篇,完全练成之后内力至少跻身一流高手,下部主要是双修篇,你要先学会其运起方式,然后当你与异性交合完成之时,便会自动运功修行。」

  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好吧,既然这样,我就修习这门听起来好厉害的神功。

  「你把《龙象阳炎经》完全修炼至大成之境,便可窥得天道门径,长生长青,这几年,我将会督促你用功,为你以后打下基础。」

  「多谢道长栽培。」

  「不用谢,你身怀『九阳之体』,又受命于天,我把《龙象阳炎经》传授于你,也是顺应上天之意而行,你要逍遥于天下,必须要有足够的本领,就如当今圣上,早年参透了薛怀义所献上的《大云经》其中的奥秘,练就绝世武学《大云月阴经》,连贫道也不一定是对手。」接着,他又说,「不仅是当今圣上,圣上的面首张昌宗张易之兄弟,都是身具『六阳之体』,可惜根基不稳,只能沦为圣上采补的药人,即便如此,也是一流的剑手。」

  「啊,那么厉害?」我还以为那些历史上的人都是不会武功的,我竟然穿越到了这么一个地方来,不过想想袁天罡那相面术和武功那么玄,其他人也不出奇了。

  从那天开始,每天早上一早就起床,陪着袁天罡上山采药,一个时辰后到山谷瀑布修炼内功,早上阳气旺盛,适宜修习《龙象阳炎经》。到了午时,午饭过后,休息半个时辰,便开始学习各类杂学,不求精通,但求不求甚解。接着,就跟随袁天罡学习剑术,按照他的说法,当我的内功到达一定水平后,就舍弃实剑,化内力罡风为剑,摘叶飞花,皆可伤人,威力又会有一个飞跃。晚饭之后,继续打坐修炼内功,直至深夜。

             二、九尾淫狐破童贞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转眼间,五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这段时间里,我几乎每天都是过着千篇一律的生活,如果不是偶尔睡觉之前意淫一下王芳媚的肉体,估计我就快成和尚了。在十二岁那一年,我的那根「九阳神龙」终于能够挺立起来了!我尝试了一下自己能够有多长,就在那幻想意淫王芳媚,结果十二岁的肉棒,竟然可以挺立到七寸,也就是二十公分有余,而且以后还能再长大!想起前世自己的鸡巴撑死也就十七公分,现在还没成熟就这么强,跟那些欧美A片中的男优有得一比了。

  现在的我,已经十三岁,身高大概只有1米60左右,不过在唐代的时候,这个高度已经比很多人要高得多了。现在的外表,披着一头长散发,一副英俊清秀的面孔,身体的肌肉匀称,但是没有像后世那样一坨一坨的肉块,可蕴含着强大的爆发力,说穿了,就是内敛了。胯下的神龙,挺立的时候,已经成长到二十三公分左右了,一般能够完全承受的女人也不多了。

  此时正是二更时分,自从我的肉棒能够勃起之后,袁天罡就叫我晚上在瀑布下打坐修炼到三更之后再回去,所以,我现在正是在瀑布下修炼。

  忽然,空气中传来一阵异香,我还感受到内力的气息,但是我确定这不是袁天罡,而能够进来山谷里面的人一直只有我们两个,所以瞬间睁开眼睛一掌打向前方,「轰」水花四溅,借着月色和目力,我看清楚了到底是谁。而当我看出是谁的时候,胯下的「九阳神龙」就不由自主地往上矗立起来。

  只见满月之下,一名美妇人站在离我的不远处,她约莫三十七八岁左右,高大约是1米72,身穿淡紫色低胸宫装,露胸前一对丰满的豪乳也暴露出了一半,似欲裂衣而出,甚至可以看到顶端出的一点粉色,中间那一道深深的乳沟无比深邃,惊心动魄。她眉目含春,却又高贵典雅,面相甚至比王芳媚要漂亮一个档次有余。虽然美人让我欲望勃发,可是能够闯进山谷的人岂是简单之辈,我吞了一下口水,强行集中注意力,以防万一。

  这时,美人却突然「咯咯」地笑起来:「九阳之体的拥有者果然名不虚传,先不说年纪轻轻就拥有一定内力,就是那根迷人的『九阳神龙』也是冠绝天下,本宫好久没有尝过极品男人的滋味了,今晚要尽兴了,咯咯咯咯。」说完,她竟然把那身宫装也脱下,与我裸呈相对!她的奶子虽然略有下垂,但依旧丰满硕大,目测起来大概跟后世的G罩杯差不多了,和紫红色的乳头相配合,混合着母性的光辉和熟妇的性感,小腹略微有些隆起,但肌肤雪白,玉腿修长,屁股肥硕丰盈,浑身上下充满了成熟妇人特有的韵味。

  「你到底是谁?」那女人自称本宫,就更让我疑惑了。

  「萧妩,你知道这个名字吗?」赤裸的美熟妇说出了一个名字。

  我摇了摇头。

  「哦对了,萧妩这个名字是我的真名,我有一个假名,可能你会更加清楚,我以前曾经有一个名字叫萧美娘。」

  「萧妩?萧美娘?嘶,你是萧皇后?!不可能,萧妩是杨广的皇后,都多少年了,而且萧皇后不是已经死了吗?」

  「咯咯咯咯,小家伙,我要告诉你,第一,我不仅是杨广的皇后,还是宇文化及、窦建德、两位突厥可汗的女人,哦对了,还有你的曾祖父李世民的女人,第二,我就是萧妩,我没有死,因为……我、不、是、人。」

  萧妩刚把「人」字说完,突然,从她背后伸出数跟不知道什么东西向我缠绕过来,而且速度极快,我首次对敌,大脑完全一片空白,根本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胡乱地打出几掌之后,我就被萧妩发出的那几根东西缠住手脚,毛茸茸的,像是狐狸的尾巴一样,但是非常有力,然后我就被带到萧妩面前。

  「嘻嘻,小家伙,本宫告诉你,我不是人,而是狐妖,我是九尾淫狐,魅惑天下的淫狐,当年每个人都以为我一生要委身于多位君王背负千古骂名,谁想到,我只是为了游戏人间而已,那个可恶的袁天罡,把我封在这个山谷里五十多年,原来是为了你,也罢,能够尝到九阳之体的童贞,他也对本宫不薄了。」

  我四肢和头部都被萧妩用尾巴固定在水潭旁边的大石头上,纹丝不动,只见萧妩媚笑着看着我,说了一句:「你中了我狐族的屁股放出的迷离香,不能言语动作很长一段时间的哦,嘻嘻,长得真俊。」便用她的樱唇封住我的嘴巴,与我接吻,片刻,唇分,她用温柔的表情和声音问了一句:「甜么?」果然是极品淫狐,魅惑男人的手段千变万化,刚刚还是烟视媚行,现在就变成温润良家,难怪六位君主都对她倾心不已,作为一个心智还比不上君王的男人,我也深陷其中了,乖乖地点点头。

  她看到我点头,满意地露出笑容,然后一手撑开自己的蜜穴,用挺立的肉棒顶住,一点一点地包裹进去,我那「九阳神龙」插入美人蜜穴的那一刻,萧妩突然发出一声狐狸般的啸声。狐尾,赤裸艳妇和满月,交织出一副「妖狐交合啸月图」。

  「嗯嗯啊啊……太……太舒服了……好人儿……你插死……我了……啊……」

  萧妩感到肉腔内的充实感,再加上硕大的龟头在她每次坐下的时候都狠狠地洞穿她的花心,进入花房之内,让这个身经百战的淫骚狐妖亢奋不已。

  萧妩的大屁股不断上下翻飞,不时还画圈扭动,忽左忽右,果然是一个被性欲折磨多年的风骚淫浪的饥渴荡妇。「哦……啊……你……太棒了……太爽了…
  …好……好爽……九阳神龙……果然是名不虚传……你插死……我了……啊……」

  我那粗长硬挺的雄伟肉棒快速地进出着九尾淫狐那阴毛茂盛的销魂肉洞,带着美熟妇蜜穴内的蜜肉不住地翻进翻出,淫水不断流出来,滋滋作响。

  萧妩阅男无数,自然是性爱的个中好手,而我被她用迷离香和尾巴制住,不能使用前世的性技,只能凭着前世那种忍耐力和今世肉体的强横来对抗。萧妩被我的神龙插得桃源蜜穴又酥又麻,美得她是全身舒坦,颤抖不已。而我何尝不是被她那温暖湿润的淫穴,丰富的性交技巧,弄得跃跃欲射。

  「嗯啊……太棒了……好烫的肉棒……好爽的肉棒……干得本宫爽死了……
  啊……」萧妩性感的红唇吐出一句又一句的淫语,在这寂静的山谷里显得格外地清脆明亮,再配合上夸张的乳波臀浪,和那颜色妖艳的乳头,上辈子所有跟我上过床的女人当中,都没有人比她更淫荡骚浪。

  「嗯啊……噢……要来了……」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我的肉棒突然感到一股热流从萧妩的体内深处激喷而出,热腾腾的淫液淋在我的肉棒上,刺激得我的龟头一麻,一泻千里,滚烫的阳精都浇灌在淫狐蜜穴的深处,同时,我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我一使劲,竟然挣脱了萧妩的狐狸尾巴。

  发现我挣脱了缠绕,萧妩一惊,身形闪烁,拿着衣服,一步就远离我几丈远,对着我笑眯眯地说:「好人儿,谢谢你解除了本宫的封印,本宫会记住你的,九阳神龙的童贞真是太棒了,哈哈哈哈。」说完,身形再一闪,就消失在山谷的丛林当中。

  解除封印?难道我是解除袁天罡对萧妩封印的钥匙?一想到这里,我觉得,今晚的事情,袁天罡应该是有意为之的。不然按照萧妩那个音量的娇吟声,他肯定能听到。他到底想要做什么?带着满腹的疑问,我回到修到场去找袁天罡一问究竟。

  回到修到场,袁天罡正坐在蒲团上闭目打坐,我开门见山地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能够详细告诉我吗,道长?」我曾经想称袁天罡为师父,但是他拒绝了,那我只好一直叫他道长了。

  袁天罡睁开眼睛,转过身子,看着我,悠悠地说:「我出生在隋文帝开皇之时,当我第一次见到萧妩的时候,她已经是杨广的皇后,我知道她是九尾淫狐所化,可是当时我的武功并不足以打败她,也只能暗中修炼,想有朝一日能够打败她,可是我看见她,魅惑了一个又一个君主,再这样下去,好不容易安定下来的大唐又会被她毁掉,我杀不死她,就只好连同我的徒弟李淳风,一起合力将她封印在这个山谷里面,只有与九阳之体交合之后才能够解除封印。」

  「那你既然知道这些,为什么还带着九阳之体的我来到这里?你不怕又把妖狐释放出去为祸人间了吗?」

  「怕什么?九阳之体,天生就是雌性的克星,人也好,妖也罢,只要不是太阴之体,在尝过你『九阳神龙』的滋味之后,即使再跟别的男人交合,也索然无味,到最后,她还是会回到你的身边,而据我所知,只有当今圣上武媚娘拥有太阴之体,即使是萧妩也没有,所以你无需担心,你能够收复她为你所用的。」
  「真的吗?我真的能够拥有如此美人?」我还是将信将疑。

  「我骗过你么?而且你不是已经与她交合了吗?而且我让她与你交合,不仅仅是为了让你收复她,她可是世间罕见的九尾淫狐,阴精力量充盈,正适合你《龙象阳炎经》双修篇的破处第一发,对你的修炼可是大有裨益,你看看你现在的功力如何?」

  我从刚才就觉得自己力量充盈,而且内功突然深厚了许多,原来这就是原因。
  「我觉得自己内力提升了很多,那好吧,那我先回去再仔细体会一下了。」说完,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休息了。

  之后的一个月,我还是晚上到瀑布水潭那练功,但是再也没见过萧妩出现。
  然而,某个晚上,我依然像平时一样在瀑布下修炼,突然,那股让我梦魂萦绕的异香又再次出现,我猛地睁开眼睛,只见水潭边上,一个身穿紫色宫装的绝色美妇正笑意盈盈地看着我,不是萧妩那骚狐狸还是谁。

  她俏皮地说:「你那天晚被我夺去了童贞,还敢来这个地方修炼?这是在想念本宫的蜜穴带给你的快乐吗?」

  「我……恩,我想你了。」我没有否认,因为我的确怀念萧妩与我那天晚上的每一刻,总是盼望她会再次出现,可能是我的好色之心又被撩拨起来了。
  「咯咯,小家伙食髓知味了?好吧,既然你都这样了,本宫就满足你的愿望。」
  说完,她玉足轻点大地,施展轻功,踩踏着水面走到我面前,撩起宫装纱裙,露出肥美的蜜穴,扶着早已挺立的「九阳神龙」,慢慢地坐下来,发出一声「噢」
  的销魂娇吟,然后双手搂住我的脖子,巨乳紧挨着我的胸膛,樱唇封住了我的嘴巴,幽静的山谷中,再次响起美人那勾魂的声音……

  夜色如水,还是在水潭边上,还是我失去童贞的那块巨石上,大美熟女的萧妩,正侧趴在上面,面色潮红,猩红的樱唇正发出一阵阵低吟。我则全身赤裸,伏在她的大屁股上,用嘴巴细细地舔弄亲吻,萧妩硕臀的每一寸地方,都被我的嘴巴和舌头光顾过,仿佛我能够从她的屁股上吃到什么珍馐一样。此外,萧妩伸出一根毛茸茸的狐尾,缠绕着我的「九阳神龙」,一下一下缓缓地搓揉着。
  「妩儿姐,我可以这样叫你么?」我抚摸着光滑圆润的大屁股,希冀地看着大美人。

  「当然可以,你喜欢叫什么就叫呗。」萧妩慵懒地说道。

  「妩儿姐,之前一段时间,你去哪了?」

  九尾淫狐用她那媚得要滴出水的双眸看着我:「被封印太久了,出去外面逛逛,看看有什么有趣的男人可以征服,可惜,那些男人都没有你好,伺候得我一点都不舒服,只好回来找你啦,怎么了?吃醋了吗?」

  原来这一个多月,萧妩脱困之后果然又是去魅惑男人了,不过好像没有什么满意的对象,才回到山谷这里找我,「额,也不算是吧,妩儿姐是天下最一流的女人,我当然也想拥有妩儿姐,但是我好像暂时没有这个资格,只好继续成长,有朝一日能够把妩儿姐栓在身边。」

  「咯咯咯咯」萧妩笑得很开心,玉手抚摸着我的脸,一双仿佛会说话的媚眼眯成月牙一样,真的很有狐狸精的样子,「你这个小家伙,就是会说话,放心吧,出去玩了一个月,我回到这里,就不会这么快离开的,有你这么一个极品,我怎么会这么容易放过你。」

  听到萧妩这么说,我也很高兴,「妩儿姐,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
  「真乖,被你这么一说,姐姐我的花穴又有点痒了,好业儿,又到你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咯咯。」

  「遵命。」我开心地应了一声,挺起怒放的巨龙,再次插入萧妩的销魂洞内……

            三、惊变、出关、归家

  自那天之后,每天晚上,我的生活,又多一项了新的活动,就是跟九尾淫狐萧妩「啪啪啪」,对,每天晚上,每当我在瀑布内修炼了两个时辰之后,萧妩就会无声无息地出现,然后用各种各样的体位与我进行性交并且双修,后来,这位曾经是最高贵的女人,还把自己的樱桃小嘴以及菊香后庭,都用来丰富我们的交合,每次交合完毕之后,我就会抱着这个成熟的美妇,用情话逗得她满心欢喜,九尾淫狐历经千百年,情话对于她来说早已是听过多遍,但是她很享受我对她的迷恋与爱宠。而她自己,也不时地用女人的情话,或者突袭一般的亲吻,来回应我的爱意,我们俩就像谈恋爱一样,持续「热恋」了好几个月,直至6年之期的到来。

  「道长,你叫我?咦,妩儿姐?」这一天,袁天罡把我叫到道场,却看到萧妩也在这里,我满腹疑团。

  袁天罡神色凝重地对我说:「殿下,出事了,神都那边传来消息,三天前的深夜,相王李旦一家,惨遭贼人杀害,只剩下与朋友出游的临淄郡王李隆基,刚好到尼姑庵祈福的王芳媚王妃,还有你那已经成家的大哥李成器,其他人都死于非命。」

  「啊!」我听到这个消息后,整个人都眩晕了,不仅是因为这一世的家人惨遭杀害,姨母还处于危险当中,还有就是历史好像因为我的出现,产生了巨变,父王李旦原来是还会去做一次皇帝的,结果现在就死了!整个世界都好像因为我出现而乱了,以后的日子,就是未知的了,未知永远都是让人恐惧,想到这里,我脑子有点转不过弯来。

  这时,一直与我「谈恋爱」的萧妩走过来,轻轻地抱住我的头,抱在她丰满的双乳前,温柔地对我说:「业儿,冷静,你还有姐姐我呢。」

  「妩儿姐。」闻着美人的体香,我渐渐又苏醒了过来。

  这时,袁天罡叹了一口气,说道:「唉,我当时算到明天将是你的出关之日,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一个契机让你出谷,好好收拾,等明天一早,你就回去神都吧。」
  「是的,道长。」

  萧妩也说道:「业儿,姐姐明天也要回去妖狐谷一趟,等姐姐回来之后,再给你一个惊喜。」

  「好吧,妩儿姐。」

  当天晚上,我与萧妩在山谷中抵死缠绵,我好像要把所有的力量都要挤进萧妩的身体里,把萧妩奸淫得淫水横流,娇媚的呻吟一声比一声大。到了最后,我们两人一言不发,相互拥抱着沉睡过去。

  待到我第二天醒来之后,我怀中的美人已经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阵熟悉的余香。我知道萧妩是不想与我告别,相处了那么久,好像我与她的确产生了一定的感情,不过也好,如果她还在这里的话,我又不舍得离开了。

  就这样,在大足元年(701年)的秋天,我告别了袁天罡,拿着他赠予我的名剑,优雅之剑——承影,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从终南山到洛阳,就算在现代交通发达,起码也有接近400公里的路程,何况是唐朝官道,算起来肯定超过千里,我施展轻功,每日赶程8个时辰,风餐露宿,终于在第三天的晚上,也就是父王兄长死后的第七天晚上,赶到了相王府。
  相王是废帝,朝中大臣不敢表现得太过关切,所以都是派遣自己的儿子或者兄弟前来拜祭,况且正当傍晚,本来就冷清的府邸就显得更加凄凉。灵堂中,只见一个中年美妇,身穿素衣丧服,正坐在椅子上,娇美的脸蛋上表情呆滞无神,一位青年正在旁边,眉头紧锁,似恨似怒,正是我的兄长,李隆基,而中年美妇,就当然是我的姨母,相王贤妃王芳媚。

  两人看见我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站在大厅门口,都感到奇怪与诡异,直至我轻轻地说了一句:「姨母,三哥,我回来了。」

  「你,你是业儿,我的业儿,你终于回来啦,呜呜呜呜……」这时王芳媚才把我认出来,整个人扑到我的怀里嚎啕大哭起来。

  「是的,姨母,我回来了,回来之后再也不离开你了。」我轻轻地抚摸着王芳媚的玉背,温言细语地说。

  三哥李隆基想说点啥,但是被我做了一个「嘘」的动作,意思是让王芳媚一直哭,不要打扰她,李隆基也把话吞回去了。

  我怀中的美妇人哭了一会,本来就倍受打击,再加上几天的劳累,终于累得睡过去了。我把她抱到房间里,盖好被子,才离开她的房间,去找李隆基。
  「三哥。」

  「媚姨已经照顾好了?」

  「恩,她已经安睡了,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家里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面对我的询问,李隆基也皱着眉头,说:「我也不太清楚,当晚我拜访好友并且在他家过夜,第二天一早回到家的时候就……根据神都令的初步调查,只知道是一伙专业杀手干的,手段干净利落,都是趁大家熟睡的时一刀毙命,连狗也被毒死了。」

  「有可能是武家的人做的吗?」

  「有,但是可能性不大,李唐皇室何止我们家,只杀我们不顶用,如果要杀光的话,根本就是自绝后路,别说其他人,就连咱们那位祖母皇上,也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武氏一族不太可能要用这样的手段获得帝位,况且,圣上下了死命令,要严查,彻查,绝对要找出凶手。」

  「在神都一夜之间能够杀光上百口人,而且都是一刀割喉致命,还不被发现,手法如此纯熟,必然是一伙极大的势力,不仅在朝廷中有庇护,在民间江湖上也应该会有人知道,这样吧,过几天,我再出去外面一趟打听一下,不过三哥你跟姨母的安全……」

  「放心,陛下已经派遣供奉庭战堂的高手暗中保护我们了,你就放心吧。」
  我一直感觉到家里还有高手潜伏着,但是由于实力不足,我也查探不到他们的确切位置,原来是朝廷的供奉,「好,既然这样,我也安心出去打探了,家里剩下你跟姨母了,万事要小心。」

  与李隆基谈完话之后,我回到王芳媚房间,打坐休息,其实也是包含私心,我想成为王芳媚依靠的男人,觉得就应该从小事做起,她现在正处于低谷时期,我必须把她照顾得无微不至,才能让她产生别样的情愫,虽然有种乘人之危的意味,可是这也算是最好的办法了。

  第二天一早,王芳媚悠悠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盖着被子,又突然想起自己的侄子李隆业,心下一惊,马上想爬起床,但是身子一软,又躺回去了,而这时,她才看见我坐在离她一丈远的地方打坐,美人芳心才安定下来。

  我被她惊动了,从入定中醒来,走过去制止她起床,微微笑着说:「姨母,你醒了?好好休息吧,有我跟三哥呢,你也饿了吧,我去弄些吃的给你。」
  王芳媚伸出双手抱着我的手说:「业儿,不要走,不要离开。」她把我的手抱在胸前,我的手被她那温润柔软的大奶子夹住,让我很有冲动想抓住狂捏,可最终还是制止了欲望。

  我笑着抚摸着她的秀发说:「孩儿不走,孩儿只是出去叫人做吃的,马上回来,等我,好吗?」我像哄孩子似的,而她又像个小女孩一样可怜兮兮地点着头,目送我出房间。

  我找到一个丫环,吩咐她到厨房弄一些白粥回来,然后又回到了王芳媚的房间。她看到我回来,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伸出手来,抚摸着我的脸,嘴里呢喃着:「六年了,我的业儿也长大了好多,更加英俊了,你知道吗,姨母每个月都会为你祈福,祈求你能够平平安安,早日回来。」

  「放心吧姨母,道长说我已经可以出关了,以后我能够多一点陪伴你了,再也不长期离开你了,辛苦你了。」

  「不辛苦,为了你,我怎么都不会辛苦的……」

  就在此时,李隆基在外面敲了下门说:「隆业,姨娘,还有一个时辰就是父王他们出殡的时辰了,请你们快出来准备吧。」这才把我们的谈话打断。

  葬礼很冷清,只有少数心向李唐的大臣出现,尽管圣上也下旨悼念,可是依旧是冷冷清清的。

  在葬礼结束后,我们开始返程回到神都,但是在我上车的那一瞬间,我回头看了一眼父王下葬的地方,却被我看到,在父王的陵寝前,站着一位艳丽的素装美熟妇,身前丰硕的乳房胀衣欲裂,后面肥美的臀部也把衣物撑起一个小山丘,美艳不可方物,姿色竟然只比萧妩逊半筹,冷艳神情中带有丝丝的悲伤,这是谁?
  我正想问其他人那位美妇是谁,结果一眨眼,美妇人就不见了,好像从来没出现过一样。

  我敢肯定这个女人没有在葬礼期间出现过,只在人们都散场后才出现,他跟父王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太多的不确定性,让我无法查询,只好带着满腹疑问离开。

  回去之后的几天,我都一直呆在家里,陪伴着王芳媚,没有踏出过家门半步,在我的照料下,王芳媚的身体与心理也渐渐恢复过来,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提出要出门办事了。

  王芳媚果然立刻不同意,忧心忡忡地说:「啊?你又要离开姨母?外面太危险了,你一个人出外,这怎么行?」

  「放心吧姨母,隆业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哭喊着叫姨母的小孩子,孩儿已经是学艺有成了,我说过,我不会再长期离开你了,但是父王亲人们的仇不能不报,请让我去吧。」好说歹说,花了很长时间的唇舌,还展现了《龙象阳炎经》的威力,才说服王芳媚让我出外闯荡查探。

  临行的当天,我在院子里说了一句:「小子要出一趟远门,无奈担忧长辈兄长的安危,也知道有供奉大人的保护,但仍然感到担忧,小子不才,胆敢挑战供奉大人,希望供奉大人指教。」

  话音刚落,一片正在飘落的树叶突然朝我这边如暗器一般飞刺过来,把我吓出一身冷汗,我连忙运起《龙象阳炎经》抵挡这片飞叶,用了五成功力才把飞叶打碎,接着,又有几十片飞叶向我刺来,我运足十成功力,院子里响起「剌剌」
  的声音,好一阵子,飞叶才全部被打碎,然后听到一句传音,「小子武功学得还可以,能顶住老夫的四成功力了。」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声音了。我回过气来,向虚空抱拳,说了一句:「多谢前辈指教。」便离开了院子,安心出门。

[ 本帖最后由 忘记时间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林子口 金币 +1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aaa

猜你喜欢

:| 风月剑 | [发出声音的话,会被车掌先生给发现哦!]作者:不详 | 网络游戏 | 肉棍神威伏天马 | 操嫂嫂和妹妹a | 我的管乐队女友 | 家庭淫乱史 | 晓晴的处女 | 岳母的红裤头 | 才女献身【完】 |
正 在 载 入 中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911AAA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