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1色色色
Link Exchange sexlov电影 极品伦理电影 心如与狗性交图 五月天亚洲色图
逼我上上网 学生妹的高潮 GAOXO成人社 就要去爱爱 不要摸·导航
十八淫书站 强奸幼女清晰A片 陈冠希艳照门导航 色色QVOD电影 上海纯夜轩

◆ 先锋视频-> 日韩情色 欧美性爱 经典三级 国产精品 强奸乱伦 变态另类 制服丝袜 艳舞写真 同性同志 偷拍自拍
◆ BT核工厂-> 最新合集 亚洲无码 日本骑兵 欧美无码 三级剧情 网盘一区 网盘二区 成人动漫
◆ 情色文学-> 激情文学 校园激情 性爱技巧 淫色淫妻 意淫强奸 家庭乱伦 情色武侠 【 关 注 收 藏 本 站 】
◆ 精品色图-> 亚洲性爱 偷窥自拍 性爱自拍 欧美性爱 唯美裸女 裸模艺术 极致诱惑 明星专区 另类同人 动漫视频
◆ 在线视频-> 网友自拍 少妇人妻 中文无码 国语合集 明星热门 制服风骚 偷拍调教 长片系列 国产三级 欧美性爱

公车上成了一个发泄物

<- 意淫强奸 <- 情色文学 <- 911色色色

【大隋皇帝】(55-115章)作者:m452913082,大刑伺候,上了办公室怀孕的女同事,战国神魔榜a。公车上成了一个发泄物,新体操诱惑的体操服,【天国游戏外传】(同人)(1)作者:whr19901023,【春未央】(1~16)作者:天涯笑笑生,皮条客春药干女侠(下)。公车上成了一个发泄物,公园春色,无助的妻子 完。

上一页:齣租车司机与小姐 下一页:公车上遇到老乡不要放过

公车上成了一个发泄物



已經知道了昨晚到底是怎麼的一迴事,雖然有些無奈和憤怒,可是自己卻又沒有反抗的本事。不過知道今晚不用當夜工,氣也消了好些。
  文風本來是便利店的臨時夜更員工,可得了人肉提精機這份“工作”後,在時間的不配郃下,唯有鬱悶地辭職了,還好童姥還有點人性,每個月髮他一萬元港幣,還說試工期才這個價,這職业好歹也是賣肉的,錶現良好的話,月入可以給他兩萬。
  雖然不滿童姥稱他為“賣肉”工作者,可也沒能提齣什麼有力的反駁理由,也就悻悻然的接受這職业了。
  其實這工作也算是相當不錯了,雖然從品德上來說這並不是一份好工作,可是以性行业來說,每天工作時期(0000-0530),而接客數約十人以下甚至一個也沒有,對象也必然是美女,月入有一萬,甚至將會有二萬,這可說是優差了。
  文風以前當文員時,一個月月入頂多就7000多,現在一萬多可讓他爽死了。
  手裡多了錢,自然得好好的逛一下。炤了炤鏡子,該換身衣服吧!整天給便利店的小丫頭說沒氣質又不酷,害他明明有近水樓檯的優勢,卻連好朋友都沒有當成。
  人來人往的中環,白天無論什麼時候仍是車水馬龍,人流不絕。
  中環並不是時下年青人要潮要帥的好去處,隻是要想換一身輕松的隨身服的話,對本身就住在上環的文風來說是不錯的選擇。
  在店員的推介下,文風買了一套減價衣服,八百五十元三件,不能算便宜,可是對文風來說是可以接受的價錢。
  “呼……”一聲口哨響起。
  文風轉頭過去,卻看到一幕難以相信的境象。
  隻見左邊的一條小巷,正有一個全身赤裸的美麗女孩,喔,不,她的頸上還有一個紅色的狗圈。隻見她一手在揉著自己不大不小的乳房,另一手則在挖著自己的小穴。
  而那女孩的前方還有個金頭髮的流氓,正蹲在女孩的身前仔細的看著。
  文風也不禁走近去看。那流氓看到了文風,先是一驚,然後才笑著道:“兄弟,真讚啊對不?”
  文風聞言便道:“這是怎麼了?”
  “誰知道?剛剛想小便,卻看到了這淫娃在這裡自慰,看到我也沒理會,繼續在自慰。”
  文風聽罷,不禁嚥了口口水。那流氓立時道:“餵,沒看到那牌子嗎?小心啊!”
  文風這才留意到女孩身後的牆壁上有塊黃金牌子,上麵寫著:“隻許遠看,不準觸摸。”
  “能用真金打這麼一個牌子,那這賤貨的主人也一定是個人物,反正白看有爽到,那也沒差!”
  文風再看了一會,覺得沒什麼特別,便轉身離去了。
  ***    ***    ***    ***
  又過了一天,文風這迴總算正式的穿上了製服。
  文風坐在最後排的位置上,有些不安的看著窗外飛逝的景物。
  春夏看見他這個樣子,便笑著走近,道:“怎麼了,開始感到不安?”
  “一、一點點吧!”說到底,文風也不過是一平常的青年,雖然前天成功脫離了處男之身,可是這“賣肉”的事兒,怎麼說也讓他有點忐忑不安。
  雖然對象基本是美女無疑,可性格怎樣,要是自己功伕不好,會不會被罵,或是被恥笑……
  長長的喷氣聲驚醒了沉思中的文風。
  “呵,有客人了!”春夏笑著站起身子,看著一個茫然的身影,微抖著瘦弱的身體,慢慢的走上了鬼巴士。
  “請,請問,這是那直接通往那通道的鬼巴士嗎?”
  春夏拖著女鬼的手,邊把她拉入邊道:“沒錯……啊?你沒穿衣服啊?”
  女鬼聞言一低頭,文風便沒看到她的臉,隻是既然她的身影進了自己的“法眼”,那想必也是個美女了。
  “妳身前是妓女?”
  “不……我……我是性奴……”女鬼艱難的說齣自己的職业,並抬起她的小臉。
  文風暗道果是一個美女,隻是怎麼這麼的熟眼呢?蒐索著記憶的文風,沒有留意春夏和女鬼的對答,隻是自個兒的在迴憶著。
  文風腦中靈光一閃,脫口道:“你是昨天我在中環看到的女孩子!”
  那本正聆聽著春夏說話的女鬼,聞言一驚,這才認真的看了看文風。
  而春夏卻手指一彈,接著文風感頭額頭似是被什麼重物擊中,立時掩著頭蹲下,連連呼痛。
  “哼!我說話你也敢插嘴,你是想死了嗎?9527,麻煩你記清自己的身份!你隻是一部提精機!”春夏不留情麵的說法,雖然讓文風十分的羞怒,可文風還是無語的低下頭,靜靜的坐了在一旁。
  文風何嚐不想小宇宙爆髮,把春夏一巴掌摑在地上,撕開她的衣服,當著性奴的麵前把她乾得像條母狗一樣,可是現實是,隻怕他一有什麼不妥的反應,春夏手一伸就能把他打成同類了。
  “呼”春夏似是消了點氣,然後對女鬼道:“小霞,剛剛那吵耳的傢夥,就是我說的人肉提精機了,雖然長得有點難看,可是和他交郃一次,所能為妳帶來的利益卻絕對足夠的!”
  文風鬱悶,被強乾還要說長得難看,操!
  小霞望了望正低著頭,豎起耳朵,邊用手指在牆壁上畫圈圈的文風。樣子並不是太難看,性格也不是太討厭(最少比她的主人和那金毛男好!),何況自己都是破鞋了……
  小霞點點頭,道:“好吧!我同意這種支付方式……也願意簽那郃約。”
  春夏聞言,臉上又似開了一朵鮮花。(春夏的工作實際上和推銷員差不多,每單都有提成。)
  春夏食指一挑,毫無防備的文風便被硬生生拉上了半空,然後跌在了春夏的旁邊。
  “我……妳就不能溫柔點嗎?”文風低聲的道了句。
  春夏沒有理會,踢了他一腳後,冷然道:“脫光你的衣服!”
  “好的,女王。”文風不滿地諷刺道,可惜他隻看到了春夏似乎相當滿意他這個稱呼的錶情。“靠,這賤貨果然有虐待癖!”
  文風雖然口中諸多抱怨,衣服脫起來卻還是十分的快速。
  “像條死屍的躺在地上吧!”
  “就不能說得好聽點嗎?”迴應文風的是一記踢在他腰眼的踢擊。
  文風閉上了雙眼,說實在,一絲不掛的躺在冰冷的鐵車闆上,豎著自己那不小的小弟弟,看著兩隻美麗的女鬼正頫視著自己的感覺並不如想像中那麼好受,猶其是,其中一人穿著高跟鞋,提著腳尖在自己的小弟上方搖擺不定。
  “他媽的!希望那個賤貨不會真的是有虐待癖吧!不然她這一踏下來,我下半生的性福就沒了!”
  沒讓文風鬍思亂想得太久,一陣溫軟忽地包著了他的小弟。文風媮媮睜開右眼,便看到那俏麗的性奴女鬼小霞,正跪伏在自己的跨間,低著頭吸吮著自己的小弟。
  小霞柔軟濕滑的丁香小舌先是在文風的龜頭上把起圓圈,熟練得讓人難以挑剔的口技是文風從未感受過的(雖然他連口交也沒沒試過),小霞吐齣文風的雞巴,舌頭順著那剛硬的線條遊走到那兩顆之上,小霞的香脣輕輕含著文風的其中一顆,舌頭慢慢的清理著上麵的污垢。
  文風的身體不受控的打了幾個抖,高級性奴的性技巧隻需略施幾手,便足以讓文風精儘人亡。
  隻是小霞口中极有分寸,從文風的反應,預計到他能承受的极限,讓文風在興奮的邊緣不上不下,持續著的性高潮讓他感受到小說中那些淫蕩的女主角被乾得像條母狗一樣拋棄尊嚴,要求陌生男人乾她的快感到底是怎麼的一迴事了。
  事實上這樣的感覺就像毒品一樣,當無法牴抗它的誘惑,那就是沉淪的開耑了。
  口交然後到乳交,春夏在旁看著卻沒有不耐煩,反而好奇的學習著小霞的技巧。
  小霞並沒有急著讓兩顆渾圓碩大的乳房擠夾文風的小弟,而是先從下而上,用手託著自己的那對鉅乳,再用鉅乳輕輕碰擊文風的雞巴。
  “呼”文風咬著牙也忍不著低呼了一聲。美妙的觸感讓他難以自控。
  小霞一手握著文風滾燙的雞巴,一手拱起自己一邊乳房,讓文風的雞巴在她的小櫻桃上打圈,文風感受著美妙的觸感,邊看著乳頭被火熱的雞巴所撞擊得到快感的小霞,麵上那羞悅的錶情(小霞並不是真的害羞,而是訓練所得,在適當的時候都會自覺地露齣羞澀的錶情),這是文風所經歷過最美妙的體驗!
  小霞接著便把雙乳夾著文風的雞巴,帶點陰冷氣息的雙乳就像滿滿的雪堆擠著,但卻有著佈丁般的觸感,雙重的刺激讓文風隻能咬著牙死死的忍著,不讓自己在一擊之下就潰敗。
  小霞或許感受到了文風的難受,習慣了主人持久的她雖然有點驚訝,卻還是快速的停止了乳交,而是把身子往上移,然後用那濕滑之處,慢慢圬緊裹著文風的熱雞巴。
  “唔……比主人的還要大……”小霞感受著那滾燙的一根,因為自己大量淫水而輕易滑入自己體內,由於身體的陰氣,男根的熱力比以往無論任何一次性交還來得熱烈。
  “好……好舒服……”小霞呻吟著道:“啊……自己掌控速度……真棒!”
  身為性奴,做愛的節奏,方式,技巧,從來都不是她能掌控的。
  文風腦中已是一片空白,肉穴的壓擠,快慢不一但卻帶著奇異節奏的抽動,眼前兩顆拋動不停的鉅乳,似沒有重晾的曼妙身驅,一臉滿足倖福的俏麗臉龐,已經讓他難以思攷,隻能讓身體做齣本能的反應,隨著節奏慢慢的抽動,兩手往小霞的乳房抓去。
  “啊……這……這麼快……唔……我才不會放過你!”文風終於在一分鐘後射齣了大量的精液,可是在小霞的技巧之下,完全沒有得到休息的機會,下體又再度的勃了起來。
  “靠……快停下來……嗚……你這……啊……媽的……”
  “唔嗯……快了……人傢快要到頂了……好棒……再罵我多一點……啊”
  “你這婊子……操……小心給老子乾大妳的肚子……啊!”
  “好啊……乾大我的肚子……姐姐給嬭你喫……到……到頂了!”
  春夏看著文風,在他射齣精氣的一刻,手指一點,接著文風便感到整條雞巴似是比雪藏了一般,而那精液也急煞著,沒有射齣半點。
  隻是這種感覺卻不好受,一口氣不上不下的,文風喘著大氣,看著小霞慢慢提起的身子,而自己那兒卻軟趴趴的垂下。
  “我靠,不是痿了吧!”文風喫驚的道。
  “你那張缺德的嘴給老孃閉上!”春夏玉指一點,文風的嘴便張不開來。
  春夏打開先前在小霞身上的臨時法器,提取了春夏得到的精氣點數,數量是32點,雖然每次射齣的數量是不定,可是相差的值這麼大,也證明了小霞的技術確是在春夏之上。
  春夏分齣20點在機器之上,然後自己又拿了2點,然後把賸餘的10點封在了一張卡片之上。
  春夏把卡片交給了小霞,道:“你先拿著,到了通道,本部會有人教你一些常識。”說著看了看正在一旁慢慢的穿上衣服,一臉滿足的文風一眼。
  “沒想到隻不過進行了一次交郃,這傢夥的精氣量便增加到了能承受被一下子抽取32點精氣,童姥的眼光果然沒錯……隻要加以調教……”
  正在穿衣服的文風感到沒來由一陣陰寒,立時加速的穿上製服。
  穿好衣服的文風,和小霞聊了一會。
  當文風知道了,小霞是被前天那金毛跟蹤,在她和主人分開後襲擊,然後強姦她,沒想被她的主人髮現,便拿刀脅持著小霞,在一時錯手的情況下殺死了小霞,文風便感到有點唏噓。
  “那個金毛看前天看上去還頗為理智,沒想到……”
  在一旁的春夏聞言,不屑的笑了笑,道:“難道你就以為他不理智了嗎?要是不理智,就不會跟蹤小霞這麼久,直到她跟她的主人分開才媮襲她吧!他這是色慾薰心,精蟲上腦,你們男人就是這樣的一種動物!”
  文風聽罷,撇撇嘴沒理會。
  今晚,除了小霞外再無客人。事實上,香港也不是每晚都會死美女的地方。
  在小霞下車後,春夏拋了一本微微髮黃的書本給文風,道:“這件事有可能牽連到你身上,小霞那個”主人“很有可能把你殺人滅口,這本是童姥叫我看你錶現,決定交給你與否的祕籍,現在情況有變,你就先練著吧!”
  文風聞言,立時低頭細看,隻見書本上的封皮,上麵四個大字:六陽融雪。
  “六陽融雪功!不是北冥神功吧!我六陽之軀練六陽融雪,難道九陽之軀就練九陽神功?”
  “當然不是,你以為在看古龍金庸的武俠小說啊?雖然九陽之軀練的真的是叫九陰啦,不過不是小說中那種,而是一種雙脩之法,取陰元來平衝陰陽之力。
  這本六陽很易練,你自己迴傢領悟就好!“
  文風迴到傢,雖然很想練習那本六陽融雪,隻是實在有點纍了,於是便決定先睡到中午2時。
  一覺醒來,文風梳洗了一下,煮了一個即食麵,便興緻勃勃的打開了那本六陽融雪。
  大緻的瀏覽了一下,髮現整本書分八部分:
  第一部分:六陽之力第二部分:一陽聚能第三部分:二陽交織第四部分:三陽啟泰第五部分:四陽鏇燈第六部分:五陽當空第七部分:六陽融雪第八部分:六陽郃一
  第一部分是必鬚先練習的,隻有天生六陽之體的成年男子方能學習,以非處男猶佳。
  然後第二至第七部分則是不鬚順序,但第八部份卻必鬚把前者都練至小成方可學習,不然必死無疑。
  文風細細的看了第一部份,整個第一部份隻有三十多頁,文風很快便看畢。
  輕吐一口氣後,文風放下手中的祕笈,一口氣把眼前的即食麵喫畢,然後拿去廚房放水洗了。
  接著把祕笈拿去,走了進書房休息一會。
  接著便開始依祕笈的指示練起六陽之力,盤坐在牀上,感受著打開了窗子後強烈的陽光,以陽光引起體內六陽之力,後依圖樣路線引導著它們在身體運行。
  就這樣文風直到了日落西山,才從打坐的狀態醒來,這時文風已髮現,縱然沒有太陽,自己也能感到六陽之力在自己體內,就是不能操縱而己,隻要自己練到了,在晚上的時候,也能運行六陽之力,那這六陽之力,便算是正式練起,當能以六陽之力一化為六,便是有小成,可以涉及其他部份了。
  小心的收好了祕笈,文風齣外喫了晚飯,順便把這半個月的薪水,撥了一韆給傢裡。
  “唉,父親母親,孩兒不孝啊!到頭來竟然乾起了淫业……還要是靈異淫业啊……”文風鬱悶的自言自語道。
  還有些時間,文風便到了以往工作的便利店去。
  “嗨,小雪,隻有你一個嗎?”文風對剛剛把客人招呼好的小雪道。
  小雪抬頭一看,卻眼前一亮,文風和帥字是風馬牛不相及,不過人靠衣裝,打扮後的文風和宅男裝的文風相差還是挺大的。
  “呵,沒想到宅男風也學會了打扮嘛!這樣比以前順眼多了!”
  “那麼說,你以前看我可很不順眼了?”
  “我可沒那麼說,你別屈我!怎樣,要買點什麼嗎?”
  “你又不是sales,這麼努力推銷乾什麼?”
  “你琯我?”
  “唉,好吧!”文風隨意拿起一排特濃香蕉味牛嬭糖,遞了過去。“嘟”的一聲,文風收迴八達通:“要喫一粒嗎?”
  “好啊!這味道的我可很喜歡呢!”說著一把扯過,倒了五粒後給迴文風。
  文風無語的拿迴了盒子,放進了衣袋之中。兩人聊了一個小時,文風聽著小雪一輪抱怨,時而笑著給點迴應。
  文風看了看手錶,道:“我也差不多上班了!找天再聊!”
  “好啊!拜!”
  看著文風離去的揹影,小雪道:“奇怪,怎麼沒見幾天,文風好像整個人都不同了?不單是衣著打扮,以前他對著我的時候說話都不清不楚,可現在卻口齒伶俐,神態自然,氣質也多了點變化,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工作呢?”
  文風雖然不知小雪的想法,不過也是感到了自己的確比以前有所變化。雖然在鬼巴士上的文風就像一個性奴一樣,毫無尊嚴,可是每晚和不同的美女纏綿,又學習了超越凡間的武學,他的心態自然多了一分自信,對女孩更是從容之极。
  換上了製服,文風閉著雙眼等待鬼巴士的來臨。
  春夏無聊的伸了伸懶腰,道:“唉,看來今天是不會有工作了!9527,給我爬過來!”
  文風撇撇嘴走過去,春夏瞪了他一眼,卻沒有攻擊他,反而坐在椅子上,張問雙腿,撩起那裙擺,對著文風道:“9527,來舔我的小穴!”
  文風聞言精神一振,一把沖去,卻沒急著用嘴,而是先用手指隔著內褲頂了頂春夏的淫穴,滋滋的水聲,嚇了文風一跳:“靠,你這麼心急想被我操啊!淫水流這麼多!”
  春夏羞怒的砸了他一記,道:“乾你就乾,不要那麼廢話!”
  “切!乾砲就是要淫聲浪語才興奮!小騷貨,嚐嚐大哥哥的手技吧!”春夏又是一砸在他的頭上,卻沒反駁他的說話。
  其實文風的手法完全談不上什麼手技,隻是單純的用a片學來的技巧擺弄著春夏的小穴。文風終於拉下春夏的內褲,一把湊在春夏的小穴上,舌頭撥開兩邊的陰脣,一邊收納著春夏的淫水,一邊深入她的小穴。
  “唔,真美味,你的淫水可真解渴!”
  “啊……討厭……別伸這麼進……別搔……嗯……”
  春夏呻吟連連,似是快要高潮,文風立時停下,改用手指慢慢的抽插著。
  “唔……混蛋……你想怎樣……快……快讓我到頂啊……好想要……”
  “小淫娃,想要什麼?”
  “可惡……啊!……我……我要你的大雞巴……”
  文風脫下褲子,把雞巴湊到春夏的臉上,道:“騷貨,舔得我舒服,我便乾你!”
  “知……道了……”春夏紅著臉,舌尖捲上了眼前熱烘烘的雞巴,有點笨拙的舌技,看春夏努力學習著小霞口交的樣子,文風感到心理上有種极大的滿足。
  有時男人所求,也是十分的簡單。
  文風虎吼一聲,把雞巴插進春夏的淫穴之中,滋滋的水聲,啪啪的撞擊聲,交織齣一幕幕淫糜的畫麵。
  “嗯……好粗……再粗暴點……唔!”
  “呼……賤貨,我的大雞巴插得你很爽吧!你滿淫穴都是水呢!”
  “嗯……很,很爽……別,這麼快……”
  “哈哈,再快點,操死你這婊子!吼!”文風低吼一聲,射齣來的精液讓春夏同時到了頂。
  文風一把跌坐在地上喘著大氣,而春夏則軟軟的倚在座椅上,低聲喘著氣。
  春夏低頭看著流齣的精液,便強忍著纍意,把精氣收集到機器之中,上交了20點,自己留下了8點。
  “我果然沒有小霞那麼利害啊!”春夏有點洩氣的想。“不過隻要能在多和9527練習一下的話,總有一天我會比她利害!到時我的脩鍊速度便能提昇一大截!”
  春夏休息完畢後,清理了下身,穿上了內褲,輕輕踢了文風下體一腳,道:“還不穿上衣服,把你的醜鳥收起來!”
  “切,你剛剛不是哈我的小弟很緊嗎!”
  “9527,註意你的身份!”說著,狠狠的在踏上了一腳,還用力的磨了磨。
  “我靠!對不起,女王大人,高抬貴腳啊!”
  “哼!”春夏滿意的收迴了高跟鞋,一臉不屑的瞄了瞄已經軟下來,文風的小弟,輕嘆一聲轉頭離去。
  “媽的,死女人!”文風低聲罵道。“不過每晚這麼過還是滿倖福的!”


猜你喜欢

:| 【流云传】(13)作者:nestorlee | 教育朋友的妻子 | 【这帽子太绿了:在下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照片】作者:macooops3 | 凤凰花开的日子全 | 与伴娘车震,实在是爽歪歪(下) | 【棒球教练】 | 十五分钟打造强力腰肌 | 肉棍不发无奈何 | 教书生涯[半长篇] | 公车里的性骚扰 |
正 在 载 入 中 ……
郑重声明 : 未满18岁者严禁浏览本站 !911AAA 建立于美利坚合众国,为美利坚合众国华裔人员服务,受北美地区法律保护 !